诚信在线登录www.cx189.net注册关闭

诚信在线登录

深圳智慧交通治理体系化构造和发展

2018-11-08   来源:诚信在线登录


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局长  徐炜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建设质量强国、交通强国、智慧社会,为新时期交通管理工作指明了方向。国的交通管理工作经过多年发展,已达到较高水平。随着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社会生产要素日趋复杂、社会分工日趋精细,道路交通组织和管理也日趋复杂。近年来,在电子化、信息化、互联网+等不同时代背景下,道路交通管理者主动适应,开拓创新,开始推进和发展智能交通技术。智能交通管理经历了从试点到应用、由粗放到精细、由分散到集约、由数量向质量的转变历程,逐步发展形成了目前科技化、智慧化并对接未来发展需求的共建共治共享交通的综合治理体系。


  一、深圳智慧交通治理体系的发展历程
  交通管理工作离不开“人、车、路、环境”四大要素。回顾深圳特区交通管理近40年的发展历程,深圳交警在四大要素的“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上一直在摸索,从自动化、信息化到智能化发展,始终以“科技化”增强交通治理能力,不断探索工作新方法,通过共建、共享、共治,破解交通治理“小马拉大车”难题,引领智能交通治理体系的变革发展。
  1、从人工管理到自动化管理。
  从特区成立之初到上世纪90年代,深圳交通管理处于以人工管理为主的时代,“人、车、路”等信息主要还是靠手工登记、人工管理,四大要素基本“不联不通”。但到20世纪末,机动车、驾驶人保有量迅速增长,机非混行带来严重的交通安全问题,已逐步转变为社会问题,以往人工的管理手段已显示出不适应性,必须突破传统。这一阶段,智能交通管理被逐步接受并研究、应用、实践,国开始对ITS系统进行跟踪和引进。实现路口控制自动化是当时智能交通研究的主要方向,各地交警部门开始利用电子信息技术,通过引入计算机及自动化系统,大幅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工作强度。深圳交警在自动化方面不断创新探索,于1997年3月创新应用了全国第一套用于拍摄闯红灯违法行为的电子监控设备,被命名为“电子警察”,标志着交通执法由人工向自动化方向的转变。同时,为适应新形势的指挥勤务调度,研发了全国首套车牌自动识别卡口系统,接连研发应用122接处警、350兆对讲台、警力布控、DLP大屏智能指挥等系统。结合着一大批自动化科技设备系统应用,深圳交警的勤务模式也由单点站岗转变为动态巡逻,实现了最初步的交通要素互通、管理工作统筹,并初具综合调度自动化功能,为深圳智能交通管理和治理体系的构建打下了坚实基础。
  2、从自动化管理到信息化管理。
  2002-2012年,智能交通发展迎来黄金十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流动人口数量迅猛增加,人、车、路矛盾日趋凸显,交织更加复杂,引发了交通常态化拥堵、公共安全事件等治理问题,道路交通管理已经不仅限于交通领域,已经显现出共治的萌芽。为了解决新出现的问题,智能交通逐步形成信息化、集成化、规模化发展。2003年,公安部发起第一批“科技强警”示范城市建设,平安城市建设在全国全面展开。2005年,“3111”工程迅速推进,各地交警部门在前端科技设施、后台管理系统等方面建设力度不断加强,交通管理工作全面进入信息化时代。紧跟移动信息时代步伐,2004年深圳交警率先开发移动警务PDA,实现实时查询车辆信息、开具法律文书、定点签到,有效规范民警执法,执法效率提高了几十倍,为执勤执法勤务提供强力支撑。此外,结合业务管理、指挥调度、执勤执法、内部办公、便民服务等各方面需求,建设了车驾管一窗式、违法窗口监管、事故处理、集成指挥调度系统、网上交警等10大类、62个子类业务系统,车辆、驾驶员、交通违法和事故等重点信息,并实现了民警执勤执法信息化管理。在科技信息化的强力支撑下,深圳交警勤务模式也逐步实现向现代精细化管理方向转变。这一阶段的前期,信息化系统建设主要是由业务需求来引导,原则上业务部门提需求,科技部门实现。由于业务部门的局限性,导致系统各自烟囱林立,在交通管理和综合治理过程中,信息化数据不能有效共享,不能无法自由互通,逐步显现为科技应用的弊端、痛点。随着“互联网+”的到来,社会管理模式革新换代改变了诚信在线登录对传统交通管理的认识。对此,深圳交警率先触动,提出了“数据+”行动计划,组建情报信息研判中心融合业务需求,搭建大数据平台互通共享数据,交通管理工作由经验支撑逐步改变成为了数据支撑的新常态,开始用“开放、共享、共治”的思维,探索更高效、细密的管理模式,为探索智慧高效精准的现代警务机制,实现交通管理智能化、智慧化管理奠定了基础。
  3、从信息化管理到智能化管控。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智慧社会”的重要理念,同时也指出了建设科技强国、网络强国、数字强国等要求,表明国社会关系、治理模式正在发生深刻变革。2012年至今,随着法治社会、互联网+快速发展、移动互联网迅速普及,万物互联互通,社会分工和生产要素发生重大变化,形态多样的互联网+出行模式给市民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引发了交通安全管理乱点、难点、热点问题。这一阶段,道路交通管理已经呈现“溢出”状态,交通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深扎根”在各个相关领域的复杂系统问题,仅靠交通管理者已无法解决交通问题,必须借助社会各方面力量协同共治。各地政府启动智慧城市建设,就是要从全局角度、更大维度、更高层面推动城市综合治理体系的建设。城市建设,交通先行。在智能交通管理上,一些地方相继启动了交通综合治理规划,在总体布局上均采用与社会力量共建共治共享的方式推动交通体系治理,统筹兼顾法治社会、文明城市等建设,并充分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创新解决方案,由简单的信息化管理逐步过渡到数字化、智能化、智慧化管控。
  如果说2000年前后是智能交通发展的起步阶段,之后的十年形象的说就是“影响”阶段,就是用各种手段和方式粗略地“描述”交通规律和动态,并有针对性的采取一定的策略对交通出行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再之后到目前,可以说正在逐步向“控制”阶段过渡,就是利用大数据等手段、技术,全面采集和掌握交通规律,并可以对未来交通规律进行相对准确的预测,以此为基础,采取超前的有针对性的交通管理策略,以期达到“控制”交通运行的目的,避免出现拥堵、安全事故等交通问题。


  二、新时期深圳智慧交通的创新提升
  在当前阶段,深圳的机动车和驾驶人保有量分别增加到336万辆、426万人,在全国大中城市中位列第六、第九,每公里道路机动车密度达到510辆、位列全国第一。在此背景下,深圳交警创新性地提出了“智慧+”理念,智能交通发展已经不仅是通过技术手段来解决交通问题,还要通过变革政府机构运作机制等深层面进行变革,再结合新技术背景下的社会科技创新业态,为问题解决提供强大支撑和动力。在具体实践中,深圳交警已经在摸索前进。
  1.实践与社会力量深入协同共治的工作机制。
  以往,交通管理已呈现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单靠科技部门搞智能交通,“小马拉大车”难堪重负、业务创新多而不精,使最新的科技创新转化为交通管理生产力的效能释放明显降速。深圳交警“智慧+”新构想就是要打造由业务部门主导科技创新应用、科技部门联合社会力量提供平台支撑的新警务机制,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今年以来,深圳交警又创建了由业务部门主导的26个攻坚团队,将在顶层设计、数据融合、视频应用、可视化建模、人工智能、生物特征识别应用等多领域警企联合联创,为各项交通管理业务赋能,让业务部门用最专业的知识与最先进的技术无缝结合,打造优势互补、技术叠加的研发体系,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2.统筹规划顶层设计,让“城市交通大脑”为交通管理赋能。
  智能交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最根本、最基础的支撑就是科技信息化、数据化,打造深圳交警的“智慧大脑”。每辆车辆、每个行人、每个信号灯好比就是一个城市最基础的交通基因代码,需要通过顶端的具备强大基因测序能力和实战应用输出能力的城市交通大脑,让各业务部门在管理上能够手脚灵活、高效运转。为此,深圳交警以开放包容共享理念,与多家顶尖科技企业联合开展《深圳市智慧交通建设顶层设计》,从全局视角统筹规划、统一管理,打造整体的“城市交通大脑”,实现数据、业务的深度融合,人、车、通行空间及时间的整体管控。同时,通过整体架构规划,联合社会力量,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前沿核心技术,整合了接处警、勤务、指挥、卡口、执法终端等各类基础资源,规划多个存储集群,实现数据、文件、图片、视频等多类型数据的灵活存储和资源整合共享;通过云化平台,将系统的软、硬件解耦,搭建高性能计算硬件平台,建立标准算法仓,提供统一多算法融合及调度平台,统一业务输入和输出标准,让诚信在线登录具有交通应用算法能力的科技企业在统一平台进行试验,实现优中选优,具备强大的运算和业务响应输出能力,彻底打破交通业务体系中“烟囱林立”的困境,为智慧交通提供最强最优的解决方案。
  3.用“智慧+”的方式探索解决交通治理问题。
  前期,深圳交警在警务实战、拥堵治理、交通执法等合成的治理体系方面进行了实践和探索。一是智慧+实战,建立现代交警警务运行机制。运用人工智能,智能拼接市区范围内的卡口、电警等实景,融合视频、基础、动态、勤务等源头数据,对车、路等事件人工智能建模,在全国率先建立了高清全景4KS指挥作战平台,实现智慧化交通指挥调度。在全国率先组建“全机动化、快速反应”的1300多人的交警铁骑队伍基础上,通过配置单警装备,预警、即时的精准情报推送,使每位铁骑队员都成为拥有“最快双腿”和“最强大脑”的综合作战单位,形成了前端感知+实战指挥的高效勤务布局。路面管理模式由“大海捞针”向“精确制导”转变。二是智慧+治堵,构建城市交通最佳通行网。诚信在线登录基于区域协同、单点最佳流量的目标,通过多渠道自行感知和收集相关交通数据,再运用自己的“大脑”进行分析研判,计算出更佳的信号控制时间和转向配置方案。同时,通过手机信令、融合卡口、浮动车等大数据,建立拥堵溯源平台,高效识别路口问题,利用实时在线仿真技术辅助制定管控策略,使深圳城市交通越来越顺畅。此外,深圳交警最大化挖掘大数据的治堵价值,动态发现道路通行空间和时间上的拥堵点段,全国首创“移位左转”、“遥控护栏潮汐车道”等交通组织新模式,启动东部景区首条假日公交专用道,在全市施行网约车专用上客通道、全待转路口、客货分离等一系列精准治堵措施,交通运行环境明显改善。三是智慧+执法,逐步建立“无死角”最严打击体系。深圳交警打造了强大的执法平台,对全市卡口、电警、PDA等采集数据,统一融汇、统一运算、统一识别,打破了前端设施技术壁垒,提升了执法效能。同时,通过人脸识别、二次识别等技术,实现了刷脸执法、客货大型车、司机打手机、不系安全带等违法行为的智能执法。同时,深圳交警建立了“情报+指挥+打击+督察”机制,通过对代驾热力图、以往各种执法、事故点位和时间等各类数据深度融合分析,情报产品定制+实时推送,使执法精准打击效果大幅提升。


  三、深圳智慧交通治理体系前瞻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一年。2月13日,国务院下发批复文件“同意深圳市以创新引领超大型城市可持续发展为主题,建设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标志着深圳创新示范区这个城市样本,将作为“中国经验”推广到全世界去。
  展望未来交通发展趋势,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物联网等技术将大幅改变目前的人、物移动方式,新的技术和业态必将对交通环境、交通治理带来的重大影响,一定要秉持“未来化”理念,将深入布局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积极应对新技术带来的变革,开展智慧路口、自动驾驶管控、车路协同等前瞻性研究,进一步深入打造新时期共建共治共享的交通治理格局,向“城市交通大脑”要智慧,推动智慧交通由碎片化向一体化方向发展,由信息化向生态化延伸,持续升级交通治理体系,让人民群众共享交通治理成果,享有交通出行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